Begin Again

Just another Z!Z blog

记日

其实自驱力是很可怕的。 因为如果有人逼你做什么事,当你坚持不住了,你可以大大方方地说,”都是被你/你们逼的”。 但自己驱动自己的时候,这招明显就不能用了。 你跌了,摔了,咬的是自己的牙,撑的是自己的手, 用的是自己的脑子,赤手空拳,战斗的也只有你自己。 因为路是你选的,你独自前行,连个咒骂的对象都没有。   而时间久了,你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上路的, 没人推你,你也找不到人问问这路的始在哪儿, 甚至也不知道这路的终在哪头,只顾走着。   你就这样迷失在时空的断层,受困日复一日的杂碎小事 它们麻痹你的脚步和意志,耳语催眠的曲子 白天和黑夜,同样面对你呆滞的眼神。   而愿景,则只是被封印压缩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

我们的四月天

冲绳的海原之上,烈日有时会被云层盖住 当时我在一整片蓝色里,看着光线忽明忽暗, 在畏惧和愉悦间来回切换。   人生也不尽相同。   就在几个月前,还不曾想过能再为你送上生日祝福, 今天,收到了心意相通的优客李林。 暖流从底部向上。   羁绊这种东西,越是里的远了,用力扯了 才是缠的越发紧 才发现各自的名字烙上了 磨灭不掉

远得要命的____

每次看剧都很容易代入,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旁观的参与者。 所以远爱结束以后,特别失落。   越长大越孤单。   不论是爱情也好,友情也好,都离我们越来越远。 如今,既没有能够隔三差五唠嗑的老友,也没有转身就心疼到不行的刻骨铭心。 独自上路,太多需要自己去面对,即便没有遇上霸道总裁,生活也不会保持平静, 强迫自己逆来顺受,只是被一次一次的『人生就这样吧』消耗着梦想和期待。 在一个冷冰冰的程序世界里,捯饬着那些为了生计不得不熟悉的字母和数字。   想着未来的20,30年也许按部就班,就此前往终点的只有一次的人生, 明白了在剧中回味自己过去点点滴滴的映射,是会上瘾的。 如同我开始做的过去的梦,那里是有颜色的原野。 现实中容不得的我的疯狂与反逆,就寄托在剧里吧。 至少我能装做只是为那些角色感动。

The Fettered Whale

远远地看到你 我低下头煞有其事的点着手机 其实是在调整表情   我看到我对面走来的 其实是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大眼睛姑娘 你比我大方点 而我带着手足无措孩子般的焦躁 被你的大眼睛聚焦着 我就变成了被困住的鲸

蟑螂 · 瞧

2015加速驶向终点 在你敲得啪啪作响的键盘里,也在我敲得啪啪作响的键盘里。 在我们『重缝』的有间酒馆里。   说真的,有些瞬间,我仿佛回到了大学刚认识你的日子。 每天在qq上守候着你的头像闪动。 只是现在少了份急躁,多了份舒缓 少了点踹踹不安,多了点坦诚相见   虽然只是一介凡人 不能像名人,旧情也传为佳话 但暗暗地交流,依旧叫感情升华 那些苦瓜,我们这些年咽下的 叫彼此更懂得彼此   欠你一个拥抱,也许在 好久不见的蟑螂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