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 Again

Just another Z!Z blog

Hopefully We’re Better Then

Costa Rica 我的第一包哥斯达黎加,是某人偷偷塞给我的。也是那次开始真正接受了非深烘的口感,开始上瘾果酸。 原来拒绝与接受的位置,需要你信赖的人或事,帮你转挪腾移。而后的一切却只有on my own。 曾经我还不如某人,别人看起来我特别笃定懂得处理情绪。然而,那时仅仅出于对未来感到麻木,只是埋头一步步走下去。地铁里,我发现我和周围人别无二致,眼神空洞无光,记忆力衰退,机械地生活。 Ludwig II 因为想去东欧玩的缘故,搜了不少资料。注意力却绕不开了路德维希二世的故事,就像路德维希绕不开瓦格纳。 据说他是艺术最有造诣的德国国王,新天鹅堡就是他想象力的复制。他沉浸于童话,骑士的故事。 然后我想到了你。说不清,我更欣赏现在有目标有野心的你,还是更怀念过去孩子气又任性的你。 Sissi 路德维希一生的挚友,是他的表姑茜茜公主。他们曾订婚,后因他自己的原因,而错过了一再推迟的婚期。 然而,她也是他唯一亲近的女性。他们把自己比作老鹰和海鸥。 只是,路德维希有勇气选择生活在童话里终生未娶,一生短暂却绚烂任性。 茜茜选择了别人眼中童话般的加冕婚姻,却未得幸福长寿。 最近很喜欢一句话,变成了签名:感谢永远有首歌,把心境道破。 那就如题吧。

记日

其实自驱力是很可怕的。 因为如果有人逼你做什么事,当你坚持不住了,你可以大大方方地说,”都是被你/你们逼的”。 但自己驱动自己的时候,这招明显就不能用了。 你跌了,摔了,咬的是自己的牙,撑的是自己的手, 用的是自己的脑子,赤手空拳,战斗的也只有你自己。 因为路是你选的,你独自前行,连个咒骂的对象都没有。   而时间久了,你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上路的, 没人推你,你也找不到人问问这路的始在哪儿, 甚至也不知道这路的终在哪头,只顾走着。   你就这样迷失在时空的断层,受困日复一日的杂碎小事 它们麻痹你的脚步和意志,耳语催眠的曲子 白天和黑夜,同样面对你呆滞的眼神。   而愿景,则只是被封印压缩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