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 Again

Just another Z!Z blog

Hopefully We’re Better Then

Costa Rica 我的第一包哥斯达黎加,是某人偷偷塞给我的。也是那次开始真正接受了非深烘的口感,开始上瘾果酸。 原来拒绝与接受的位置,需要你信赖的人或事,帮你转挪腾移。而后的一切却只有on my own。 曾经我还不如某人,别人看起来我特别笃定懂得处理情绪。然而,那时仅仅出于对未来感到麻木,只是埋头一步步走下去。地铁里,我发现我和周围人别无二致,眼神空洞无光,记忆力衰退,机械地生活。 Ludwig II 因为想去东欧玩的缘故,搜了不少资料。注意力却绕不开了路德维希二世的故事,就像路德维希绕不开瓦格纳。 据说他是艺术最有造诣的德国国王,新天鹅堡就是他想象力的复制。他沉浸于童话,骑士的故事。 然后我想到了你。说不清,我更欣赏现在有目标有野心的你,还是更怀念过去孩子气又任性的你。 Sissi 路德维希一生的挚友,是他的表姑茜茜公主。他们曾订婚,后因他自己的原因,而错过了一再推迟的婚期。 然而,她也是他唯一亲近的女性。他们把自己比作老鹰和海鸥。 只是,路德维希有勇气选择生活在童话里终生未娶,一生短暂却绚烂任性。 茜茜选择了别人眼中童话般的加冕婚姻,却未得幸福长寿。 最近很喜欢一句话,变成了签名:感谢永远有首歌,把心境道破。 那就如题吧。

记日

其实自驱力是很可怕的。 因为如果有人逼你做什么事,当你坚持不住了,你可以大大方方地说,”都是被你/你们逼的”。 但自己驱动自己的时候,这招明显就不能用了。 你跌了,摔了,咬的是自己的牙,撑的是自己的手, 用的是自己的脑子,赤手空拳,战斗的也只有你自己。 因为路是你选的,你独自前行,连个咒骂的对象都没有。   而时间久了,你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上路的, 没人推你,你也找不到人问问这路的始在哪儿, 甚至也不知道这路的终在哪头,只顾走着。   你就这样迷失在时空的断层,受困日复一日的杂碎小事 它们麻痹你的脚步和意志,耳语催眠的曲子 白天和黑夜,同样面对你呆滞的眼神。   而愿景,则只是被封印压缩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

我们的四月天

冲绳的海原之上,烈日有时会被云层盖住 当时我在一整片蓝色里,看着光线忽明忽暗, 在畏惧和愉悦间来回切换。   人生也不尽相同。   就在几个月前,还不曾想过能再为你送上生日祝福, 今天,收到了心意相通的优客李林。 暖流从底部向上。   羁绊这种东西,越是里的远了,用力扯了 才是缠的越发紧 才发现各自的名字烙上了 磨灭不掉

远得要命的____

每次看剧都很容易代入,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旁观的参与者。 所以远爱结束以后,特别失落。   越长大越孤单。   不论是爱情也好,友情也好,都离我们越来越远。 如今,既没有能够隔三差五唠嗑的老友,也没有转身就心疼到不行的刻骨铭心。 独自上路,太多需要自己去面对,即便没有遇上霸道总裁,生活也不会保持平静, 强迫自己逆来顺受,只是被一次一次的『人生就这样吧』消耗着梦想和期待。 在一个冷冰冰的程序世界里,捯饬着那些为了生计不得不熟悉的字母和数字。   想着未来的20,30年也许按部就班,就此前往终点的只有一次的人生, 明白了在剧中回味自己过去点点滴滴的映射,是会上瘾的。 如同我开始做的过去的梦,那里是有颜色的原野。 现实中容不得的我的疯狂与反逆,就寄托在剧里吧。 至少我能装做只是为那些角色感动。

The Fettered Whale

远远地看到你 我低下头煞有其事的点着手机 其实是在调整表情   我看到我对面走来的 其实是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大眼睛姑娘 你比我大方点 而我带着手足无措孩子般的焦躁 被你的大眼睛聚焦着 我就变成了被困住的鲸

Thanks,Z Man!

在你全情投入工作的时候,我来这里开小差,这种感觉特别好,哈哈! 整整3年,50米,你远远站在那,我感觉顶着风,走得好吃力。 有人裹得很安全,有人冻得一脸紧绷。 恍如在江湾镇的第一次见面。 谢谢那双冻手递来的月夜,谢谢塞进口袋的咖啡豆,谢谢并肩敌特接头式的问候,谢谢匆匆告别后的那句快点回家。 想说却没说的,还很多,但年少时,我并不太对你说的那句,如题吧。 那一瓶,是送出的第一瓶六度未满,希望你是第一个喝到我梦想的人。因为,你是第一个陪我实现梦想的人。  

蟑螂 · 瞧

2015加速驶向终点 在你敲得啪啪作响的键盘里,也在我敲得啪啪作响的键盘里。 在我们『重缝』的有间酒馆里。   说真的,有些瞬间,我仿佛回到了大学刚认识你的日子。 每天在qq上守候着你的头像闪动。 只是现在少了份急躁,多了份舒缓 少了点踹踹不安,多了点坦诚相见   虽然只是一介凡人 不能像名人,旧情也传为佳话 但暗暗地交流,依旧叫感情升华 那些苦瓜,我们这些年咽下的 叫彼此更懂得彼此   欠你一个拥抱,也许在 好久不见的蟑螂桥下

For U From Me

最近在看严歌苓的《密语者》。 虽然故事走向开始扑朔迷离,但许多情境似曾相识,又一如当下。 当我在这里提笔时,仿佛明白了你的第一封信,对于我们来说,Begin已然很难,何况是Again。 想起《一丝不挂》里的那句,这根线其实说到底,谁拿捏在手。 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你已几度跳槽,你已结婚一年。 你走在我的好前面。而我,落后着,还想把时间拖曳得慢而长一些。 想沉下来,偷会儿闲。不再透支自己,荡在别人赞美的云端。 今天是冬至,你去为外婆落葬,我去看望爸爸。 而我还看到了好多20出头年轻的生命,也在那里。 既然生命如此无常又短暂,难怪有人只在乎一生经历过的精彩浓度,而不在乎平淡朝夕。 感谢你曾出现在我生命,给过那浓缩的精彩。 你调侃说,blog建成了就把私密博文贴上来。我不。哈哈。 特别希望有一天见你重新拿起相机,别说等你有钱,等你有空,等你自由点。 过去我们挺穷的,但一顿日料、一张照片、一首歌,一个地方, 就可以让我们在记忆里开心那么久。 大Z,你聪明的思考,爽朗的笑,我的俏皮和倔强, 真的好久不见了。